全心維護台開6萬股東權益︱邱于芸力抗「下市派」毀滅計劃

分享到

圖片說明:邱于芸指控,時任副董吳子嘉「竊取」台開公司財物。(圖/翻攝自朱學恒臉書直播)
圖片說明:邱于芸指控,時任副董吳子嘉「竊取」台開公司財物。(圖/翻攝自朱學恒臉書直播)

【警政時報 /臺北報導】

經跳票、父女爭奪經營權之爭的上市公司台開(2841)已於14日完成董事、董事長邱于芸變更登記。邱于芸昨(19)日接受專訪強調,她希望「開大門走大路」可以把台開做起來,不希望台開關門大吉。她也坦言,縱使經濟部已經確認她的董事長身份,但還是有許多挑戰!邱復生、邱于芸因父女經營理念不同,邱于芸台開董座身分在農曆年前一度遭到解任。女兒派3月17日發布消息指出,屬於總裁邱復生派的「鴻生投資公司」已改派3名法人董事代表,台開公司並已召開董事會,選任邱于芸為董事長。經濟部商業司證實,因審查符合規定,已在4月14日完成台開董事、董事長邱于芸變更登記。

受訪時,邱于芸表示,台開的金援一直出現很大的問題,從去年年初開始,她常常在台開幫忙,擔任董事、總經理,進進出出很久了,而真正能夠介入公司事務是去年九月上任董事長。那時候台開幾乎都已經要做債協了,沒有任何現金在裡面,「我的任務就是要讓台開能夠週轉,這個過程非常緊張,要發薪水、利息還有應付帳款。」
邱于芸坦言,「父親邱復生對她也不太放心,所以漸漸的就有兩個平行的指揮系統。」,當時的她有兩種選擇,第一個是就「放了」,把它留在原地,去找下一個人接手;但台開總經理跟旁邊的左右手汰換率實在太高了,因此她給自己一個挑戰、目標,看自己能不能「不走」,在父親旁邊,作為一個女兒,她希望不要就這樣拋下這件事情。

邱于芸說,「那時內心膠著是『我可以不要離開嗎』這件事情」,那也是她從小到大,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從女兒的角色變成一個照顧者,不希望就把父親丟了,「即便我知道他可能不想看到我,不想要知道我做的事情是對的,可能我做的意志上面是衝突的,可是即便是你的親人、家人,你不見得是永遠講他想聽的話。」
邱于芸強調,她心裡清楚知道,董事長、副董事長及父親三人「平行指導」對公司不好,於是開始思考,能不能繼續留在這個公司又不被這樣的關係影響,後來才尋求另一個大股東的幫忙,從父親的法派變成另一間公司的法派(法務代表),如此一來才能確保自己「不會輕易被換掉」,她也才能試著好好留下來把事情收拾完,「我不希望就這樣爆炸,兩個人不歡而散。」

圖片說明:邱于芸為了台開6萬名散戶權益,進而與父親產生矛盾。(圖/翻攝自邱于芸臉書)
圖片說明:邱于芸為了台開6萬名散戶權益,進而與父親產生矛盾。(圖/翻攝自邱于芸臉書)

至於為何需要大股東的支持,邱于芸解釋,她在2017年在台開擔任總經理,當時父親希望她能夠有點歷練,所以就先做總經理;2018年她離開總經理的位置,之後就做董事,但這前前後後進出公司,父親都沒有給她股票,所以需要大股東的支持。
至於與吳子嘉間的經營權之爭,邱于芸表示,吳子嘉從去年四月就是副董事長。她並坦言「在我當董事長的時候,本來應該要求他不要當我們的副董事長,因為董事長副董事長應該要是一起工作的,但這個情況當時在公司沒有發生。」

對於外界認為邱于芸與吳子嘉、父親之間的矛盾關係,是導致台開經營權風暴的原因之一。 邱于芸說,吳子嘉只是鴻生的法派,換句話說也是父親派的代表。當時台開有三個法派,一個是父親,一個是吳子嘉,一個是她。 「但我當董事長的時候,他(吳子嘉)並不是我的合作夥伴,他只是我們公司的一個副董事長,這個問題從我上任就是很大的問題,我一直沒有能力處理掉他。」

邱于芸指出,有一次她是在報紙上看到,公司宣布旗下的新天堂樂園要關門了,但當時自己身為公司的總經理,卻被排除在外、完全不知情;員工急忙的打給她說,3月3日有一個蝙蝠俠要上演怎麼辦?吳子嘉卻在此時對外放話稱,「公司如果有錢就發了啊,我們要解散這個公司,你們去告公司啊!」
邱于芸說,當時就覺得,一個60年的公司,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的在電視上講這樣的話,怎麼可以這麼輕率的把一個公司關掉?對於當時發生的事情,「我不做任何預設,只是說不管目的為何,公司做事要有流程跟順序,不能想幹嘛就幹嘛。」

邱于芸說,她不能接受,公司底下的員工從過年、連假陸續做了這麼多事情,結果薪水拿不到,卻有人把公司營業額拿走。「所以我才說,我可以一走了之,但面對曾經是我同伴、同事的人,我沒辦法走,我最起碼要留下來幫他們爭取他們的薪水。」
邱于芸說,所以她當下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找錢,把員工薪水發出來,她說服大股東,「台開公司不能做這樣的事」,加上台開當時的資產還是比負債多,最後在股東的幫助下,總算想辦法把錢發出來了。

分享到

最新文章